山东省地质矿产勘查开发局第三地质大队
文学天地
我的位置:地矿文化 > 文学天地
我们坚持的平凡
发布时间:2019-06-04
??|??
阅读量:
??|??
字号:
A+ A- A

汽车在戈壁上飞驰,我和同事小马坐在皮卡车里一边唠着家乡的海鲜一边不断吐出嘴里的沙子——今天又到了一周一次采购给养的时候了——基本上我们会尽量准时的下山采购,全工地四十多口人一周的口粮就全靠这辆跑两步就喘粗气的皮卡车还有我们中幸运的那两个人。也许这车也和我们一样,一边在克服高原反应一边在思念海边悠闲的时光和熟悉的身影。

工地位于柴达木盆地边的高寒山区,人迹罕至。其实,不但是人,动物也见不到几个。所以我们经常会把看见鸟的那天当成幸运日。

五月的初夏,本应风和日丽,阳光明媚。这里的气候却像极了姑娘的小脾气,时而狂风暴雪,时而委婉涕泣,偶尔转晴后的热辣,也会让你焦头烂额,脱掉几层皮。作为土生土长的海边人,大老远来到壮观的戈壁滩上,经历的必然是惊讶,兴奋,然后是高原反应、思乡、挣扎、抉择。同事们都有这样那样的感触和情怀,而我总是充当一个倾听者,听每个人诉说自己“不凡”的往事和平凡的家事。不止一次,我会看见消瘦的身影在饭后默默地爬上山脊,找到有信号的地方,开心的看着手机那头的妻儿;不止一次,我会听到帐篷内极力压抑着对老母亲的关心和抱歉,不断更改着自己返乡的日期;不止一次,我不经意间发现那些收到远方关怀后的眼泪,未及成流便深深浸入他们饱经沧桑的皱纹和伤口。

可是,工地依然被欢笑包裹着。大家都知道,除去对家人的歉意,最能让我们坚持下去的就是身边这些同甘苦,共进退的战友。每当交班后的工作餐,大家端着饭盒坐在火炉前,谈笑风生。递给他的一支烟,传给你的一把糖,都会带动一阵爽朗的笑声。这个时候我才发现,身边原来有歌迷,有茶友,有木匠,有乐手,有向往舞台的小期许,有坐看时政的大沉着,有曾经沧海难为水的小遗憾,也有豪情壮志不言愁的大气魄。一群人七嘴八舌的交流着,伴着升腾的火焰,仿佛驱赶走的不止严寒。

很多人对地质工作者的认识永远停留在草帽胶鞋斜挎包,戈壁沙漠无人区。他们认为这样的人怎么会有理想,这样的人怎么会有情调,这样的人怎么追得上潮流,这样的人怎么拥有那精彩的过往。谁又能想到,就是这样的一群人,背后是一个个被铭记的记录和丰硕的成果,正是简单无趣的我们取回了造福一方的真金、真经,支撑着三院乃至山东地矿多年的辉煌。

我用十多年的光阴,踏着前辈的脚印,去给自己雕刻一幅地质人的憧憬。别人不能理解我们为一件简单的事情做出的牺牲,就像我也不能理解那些和我一起开始却中途退出的“机灵”,他们聪明的选择了退出,而我却幸运的找到了安宁。用我自己对地质人的理解,我们就像西天取经的苦行僧。即使没有唐三藏一身圣光的庇护,也没有孙大圣上天遁地的本领,但我们有踏实坚持一往无前的意志。

雪又大了,冰雹砸的帐篷哗哗响。谈笑的热情没有受到一点影响,钻机用更大的轰鸣倔强的与天气对歌。我添了几块煤,火焰跳着舞升腾了起来。不断涌进的有志青年就像这煤块一样,助燃着地质事业蒸蒸日上。

有人端起了杯,以水代酒,祝愿家人幸福健康,祝愿自己多吃不胖,祝愿祖国不断强盛,祝愿三院重铸辉煌。饭盒水杯轻轻的撞在一起,咽下了一路的坎坷和心酸,也吸收了温暖和力量。

望着我身边的“平凡人”,我无法不坚定自己的信仰,我坚信我们做的是一件很不“平凡”的平凡事,也终会创造一个很不简单的大场面。